利用云计算 企业如何重溯IT系统
发布时间:2021-08-24 01:47

  】在IBM圆桌讨论战场,来自新奥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首席科学家智能能源CEO甘中学博士、中国石化科技信息管理部主任李剑峰先生、中国航信研发中心的张强经理、IBM中国开发中心首席技术官兼新技术研发中心总经理毛新生先生以及IBM大中华区云计算事业部经理王胜航先生作了精彩的分享。

  云计算我们说了很多年了,云计算是信息系统发展的一个阶段,对于云计算的认识,以及企业之前遇到什么问题,云计算解决什么问题,各位专家都有自己的看法:甘中学认为,公司是把云计算这个技术,从IT从计算这个领域拓展到了能源领域,就做了一个泛能网,要把能源的资源和能源装备的资源虚拟化,为的客户负责。

  李剑峰结合自己的行业经验和大家进行了分享,他表示,中石化是一个传统行业,从石油的开采、加工、销售以及贸易。按规模来讲,中石化每年经营规模大概25000亿左右,去年财富五百强排名第五位。实际上在IT这一块,一方面是石油这方面,IT连续两年被国资委评为国有企业的信息化排名第一。应该说传统行业这些年对于IT的需求是越来越迫切。

  中石化一直在寻求一个既能够降低IT成本,又能够实现IT的共享和效率的一种技术,所以说应该说云技术恰逢其时。中石化现在做了大量的调研和技术准备,包括国外的调研,包括国内明年上半年基本上把国内的这些从IBM开始到惠普、微软,都做了实际调研,同时在IBM协助下,中石化也做了一朵小云,测试云做了一些积累。云重要是的一种服务模式,或者说一种服务的共享模式,在模式的改变上远远比技术含量大的多。

  中国航信研发中心的张强经理表示,中航信是中国地区唯一一家给定做系统的提供商,也是全球大概排第四位,平时大家使用我们的系统定做,在机场打登记牌现在我们运营服务这么一个系统。作为民航的话,一直是IT运用技术运用比较早的一个行业,大约60年代左右,也是当时在IBM跟我们民航的一家特别大的航空公司叫美国航空公司AA研发了我们第一代定做系统。

  这是很好的一个云计算的一个模式。就是所谓的SAS,它不光是简单的SP服务,这个社区里面航空之间,有很好的联系,就是大家不但是分享,还有很好的交流,相互之间有很多的合作,就像航空联盟在座可能享受到这个服务。一个社区的运作就会导致我们的旅客感到很便利,这就是一个计算机发展的趋势,我们看看信息化开始现在慢慢往自动化、智能化转移,谢谢大家!

  毛新生表示,云计算有不同的角度,横看成岭侧成峰,看新能源比较从一个业务模式、一个业务层面的概念来看,是怎么样用不光是IT变成一个服务,也是把能力转化成服务交互出来,商业方面转化成服务交互出来是更简洁,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信息流,信息流的分享、运转和整合也是一个大家的技术整合,这是一个用云的模式技术上的整合。

  把IT这件事情做好,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降低这个成本,要集成这个效应,如果我对IT的成本很高,效率不高,我把这个IT做出来就没有意思了。所以要做这个事情实际上有一个过程,首先我们要把IT的资源集中起来。

  云计算作为服务交互的模式,不管IT业务部门在一个企业范围之内,还是一个企业资助他的合作伙伴甚至开放的商业体系提供服务,他是这样一种商业上的交互模式,是有商业层面的,也有技术层面的。

  同时要有一个路径,我们要集中化,我们要虚拟化、自动化,要在这个基础上做非常智能的工作复杂的一个管理和调度,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么样去把它规模做的很大,然后把它从一个小的规模到大的规模可以做的很快,一下子就能够从一个小的规模到一个大的规模,就是随时应变的一个弹性,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讲这些技术的特性就可以很好的支持前面所谈的业务模式的创新了。

  刘江:大家上午好,我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CSDN和程序员杂志的总编刘江,这次大家外面看整个中国云计算大会是中国电子学会和我们CSDN一起组织的。我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到IBM云计算高峰论坛来主持这个圆桌。下面我就有请圆桌的嘉宾。一共五位。

  第一位我们邀请新奥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首席科学家智能能源CEO甘中学博士。

  刘江:现在已经快到饭点了,我们圆桌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有趣的、有收获的东西。我现在从云端打开我的谈话提纲,我的提纲放在APP STORE上面。我们三位嘉宾,一位甘博士、李主任和张经理,其实他们三位代表不同的行业,甘博士是新能源,李主任是石油,当然也是能源行业了,石化行业的,另外还有中航信是民航系统的。首先请三位来自行业的嘉宾,因为你们行业不同,企业的类型、包括企业的规模都很有代表性,大家可能想一想,因为云计算我们说了很多年了,今年云计算大会是第四届,大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大家现在对于云计算是怎么认识的?哪一位嘉宾先讲?

  甘中学:我先跟大伙说,我们是做能源的,不是做IT的,我们一开始没有想跟云联系在一起,我想说的是,我们是把云计算这个技术,从IT从计算这个领域拓展到了能源领域,我们就做了一个叫泛能网,我们就是要把能源的资源和能源装备的资源虚拟化,为我们的客户负责。

  刘江:很有意思,等一下请甘总来讲。我们请中石化的李主任。可以结合大家在信息系统,其实云计算是信息系统发展的一个阶段,之前遇到什么问题,云计算解决什么问题?

  李剑峰:中石化大家可能用车的人都知道,中石化是一个传统行业,从石油的开采、加工、销售当然现在我们还有贸易,应该说在国内被称为供油长子,因为按规模来讲,我们每年经营规模大概25000亿左右,我们去年财富五百强我们排名第五位。当然比这个更有名是我们中石化老出现天价的事情,实际上在IT这一块,一方面是石油这方面,IT这块连续两年被国资委评为国有企业的信息化排名第一。应该说传统行业这些年对于IT的需求是越来越迫切,我们一直在寻求一个既能够降低IT成本,又能够实现IT的共享和效率的这么一种技术,所以说应该说云技术恰逢其时,我们传统产业也不是说人云亦云,别人说云我也说云,而且同时这些年我们做了大量的调研和技术准备,包括国外的调研,包括国内我们明年上半年基本上把国内的这些从IBM开始到惠普、微软,我们都做了实际调研,同时我们自己IBM协助下,我们也做了一朵小云,测试云做了一些积累,所以主编问我们对云的理解,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对云重要是的一种服务模式,或者说一种服务的共享模式。在模式的改变上远远比技术含量大的多,这是我们不成熟的看法。

  刘江:请张强,张强我们知道,我们坐飞机都会感觉到民航的系统,包括买票和签到还是非常好的,很成熟,这都是中航信在背后做制成。

  张强:大家上午好,这里很荣幸被邀请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IT方面的想法。我们中航信可能在座的大家都是我们的用户,我们是中国地区唯一一家给定做系统的提供商,也是全球大概排第四位,平时大家使用我们的系统定做,在机场打登记牌现在我们运营服务这么一个系统。作为民航的话,一直是IT运用技术运用比较早的一个行业,我们大概是在我们这个行业是在大约60年代,1960年左右,也是当时在IBM跟我们民航的一家特别大的航空公司叫美国航空公司AA研发了我们第一代定做系统,大概是在50年以前,通过80年代定做系统的发展就比较成熟了,更多的话运营模式基本上是所有航空公司都有自己的定做系统,自己的运营,自己的研发,所以航空公司都有很大的IT部门,到了90年代就是2000年的时候,我们感觉我们是备云,2000年之后我们出现了一种新的叫航空联盟,就是航空公司之间不光是集中还有联合的关系,所以2000年左右的时候,很多的航空公司纷纷把自己的定做系统开始往一个社区里面转移。这个时候在欧洲有很好的运营商,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是欧洲的一家他做的非常好,提出一个概念叫航空公司之间组成一个社区,目前为止全球40多家航空公司把这个系统迁移到这个平台上面,我想这是很好的一个云计算的一个模式。就是所谓的SAS,它不光是简单的SP服务,这个社区里面航空之间,有很好的联系,就是大家不但是分享,还有很好的交流,相互之间有很多的合作,就像航空联盟在座可能享受到这个服务。一个社区的运作就会导致我们的旅客感到很便利,这就是一个计算机发展的趋势,我们看看信息化开始现在慢慢往自动化、智能化转移,谢谢大家!

  刘江:中航信包括他们航空公司整个运作模式,他们IT模式因为我昨天跟张强有一些交流,因为有一些沟通,我之前还不是特别了解,实际上大家去想,他们其实整个航空系统的IT可能在整个IT业界提云计算之前,他们已经是云计算的模式了,其实大家现在看很多行业我们还是不同的公司,为了自己研发自己的系统,可能还有研发自己的团队,但是民航系统早已集中在一起,云计算实际上是一种我们从这个历史来看,实际上是计算又重新集中,把计算集中、数据集中能够看到创新的模式,这是一个技术螺旋发展,最早像IBM开创大黑机,它是很大的,用户是用终端,现在整个计算转回来了,下面我们有请毛新生著名技术专家讲讲他对云计算的理解。

  毛新生:就像各位刚刚讲的,云计算有不同的角度,横看成岭侧成峰,看新能源比较从一个业务模式、一个业务层面的概念来看,是我们怎么样用不光是IT变成一个服务,也是把能力转化成服务交互出来,商业方面转化成服务交互出来是更简洁,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信息流,信息流的分享、运转和整合也是一个大家的技术整合,这是一个用云的模式技术上的整合。

  事实上我们接触比较多的还是企业客户,更多的是从一个企业自身的商业模式转型,或者是技术模型转型这个角度来看,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这样一个发展例子,看到说从技术的角度出发的话,这个技术模式实际上很明显,就是我怎么样把IT进行交互,IT要做交互的话,其实这个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一些事情需要做到,第一个就是说今天当我们谈IT交互的时候,实际上有业务部门想用就可以用,就像我们今天用亚马逊的东西,浏览器、信用卡,我告诉你我的要求,后面云的系统,我就分配给你安装这些东西给你做完,你马上可以用到,你用多少付多少钱,用户和IT部门慢慢变成这样一个关系,今天不完全是。要做到这样的话,一方面是方便,另外一方面要快,要很快,你看今天很多IT部门,如果说我们业务部门要做一套系统很费劲,过采购的流程,有了机器怎么安装、配制、出了故障怎么调,我们讲这是第一个方便,这个就牵扯到虚拟化这些东西。

  第二个我们要把IT这件事情做出来,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降低这个成本,要集成这个效应,如果我对IT的成本很高,效率不高,我把这个IT做出来就没有意思了。所以要做这个事情实际上有一个过程,首先我们要把IT的资源集中起来,第一件事情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这个虚拟化基础自动化起来,这样就有共享,而且也快,所以利用虚拟化的技术是有原因的,集中也是有原因的。那么接下来要做更加高级的东西,就是我很多很多的应用,很多很多的系统运行在一个动态的共享虚拟化的基础设施上,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调度,要去管理。这个调度非常重要,调度是有目的的,是根据业务部门的需求,或者根据你用户来订购你这个服务,需要你完成服务的等级,大家今天拿手机买个票,要是等个三五分钟就疯了,实际上时间要短。而且可能有一个指标,80%的请求要在三秒钟完成,诸如此类的要求,这是SOA,我怎么做到这个事情呢?在整个共享计算资源池里面,可能运行了很多很多的运用,有的是订票的应用,有的可能是后台管理的应用,有的可能是数据分析的应用等等。这个里面大家就有一个要求说,我来看根据业务的等级、业务的要求,我哪些应用要降低,哪些要调高,把资源给谁,这里面有一套学问,这个学问就不能深了,真正做用云平台的人这个要花功夫的。我是因为做这件事情了,所以我觉得每天不管是水平状态,还是什么状态都在想这个事情,跟过去讲的分布式操作系统、网络操作系统难很多,为什么讲云操作系统里面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再往前走我们会看到今天规模要加大,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大规模应用,比如说数以百万、千万甚至亿级的用户要用这个东西,也有很多企业用户。

  毛新生:现在应用量很大,应用数据比较大,交易比较多,而且可能在一个短时间里面,突然一个高峰起来,比如说春节买票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很短的时间一下子起来,很大的用户量,这都是属于云的基础设施在调度,在资源的利用方面要去考虑。而且这个应用的编程模型和运行时间的要去很好的支持。今天要做这个要在这上面花很多的功夫。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有机会做商业的创新,我们因为把用户行为,过去我们不愿意收集的数据,过去认为收集数据没办法成像、没办法处理的东西,我们有了云以后,我们有了比较经济、有效、高效的方法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分析用户的行为,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做更好的交叉或者是向上的一种销售推荐的一些东西。另外我们通过模板你就有了新的服务的交互渠道,这种新的服务的交互渠道,对于每一个行业来讲,都蕴藏着大量服务创新、交互创新的机会,也蕴藏着你打败你竞争对手的一个先机。更进一步来讲,如果你把这样一个平台只是把IT部门逐渐推到你的防火墙边缘,甚至到防火墙外面供你的供应链上其他合作伙伴一起来用,这个时候你形成推动力,就是一个生态体系的热点。就像苹果做的一样,就是支持每一个企业和每一个行业在这个平台都可以做的事情。

  总结一下云计算作为服务交互的模式,不管IT业务部门在一个企业范围之内,还是一个企业资助他的合作伙伴甚至开放的商业体系提供服务,他是这样一种商业上的交互模式,是有商业层面的,也有技术层面的。

  第二个为了做到这件事情,他有一个路径,我们要集中化,我们要虚拟化、自动化,要在这个基础上做非常智能的工作复杂的一个管理和调度,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么样去把它规模做的很大,然后把它从一个小的规模到大的规模可以做的很快,一下子就能够从一个小的规模到一个大的规模,就是随时应变的一个弹性,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讲这些技术的特性就可以很好的支持前面所谈的业务模式的创新了。谢谢!

  刘江:下面有请王总,因为IBM在中国这块云计算方面有很多项目,带来一些经验。

  王胜航:其实关于云的问题我不用讲了,我们的客户和科学家讲的非常清楚了。我只讲一点很简单,就是很多人问我,在中国哪一个行业更适合于做云,或者哪一个行业更适合开启云走第一位,在座嘉宾可以看到,实际上我们在所有的行业都帮他们做了云的转型。比如说信息能源行业,我们有非常传统的制造业或者能源行业,我们有很早以前走在云端,实际上他们那会中航信做的管理机构,包括我们有我们的交通银行,还有我们的秦皇岛的三维互联网应用平台拓展,是很均衡的在所有行业做了云,只不过关键看你的企业领导,包括企业的CIO如何看待新技术对你企业带来的价值和有什么能够改变这个企业的运营模式,如果你走在前面,你可能提前获益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

  刘江:其实今年我们三月份的时候,也是电子学会组织了一个到美国去访问,我们也走访了一些公司,包括有做公共平台,也有很多创业的公司,感觉上其实包括最近也有很多声音云这个东西在中国,因为中国和美国差异还挺大的,就是很多也会质疑,包括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公司说不允许谈云计算,云计算就是忽悠,也有很多很尖锐的声音,跟我们今天讨论其实我们也要面对这个话题,就是到底云计算能够给企业带来哪些好处,包括在场的嘉宾走在这个行业的,你们在开始探索云计算的时候,是处于什么契机,你是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法解决,你想到可能用云计算解决,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就是云计算切入契机?这个问题有没有嘉宾谈一下。

  甘中学:我想从我们做泛众网来看,作为一个能源的行业,我们按照传统办法销售能源,给客户提供24小时服务也是可以维持的,但是随着IT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云计算的发展,你的企业不提高效率、不提高内容的效率,不提高对客户服务品质的效率,你这个企业就不能生存,所以今天看到这个题目叫重塑IT激发商业变革,这个题目非常好,这个Paul Moung提了六个对商业的变革我们深有体会。就是在IT飞速发展的时代,不管你是哪一个行业,你是能源任何一个行业,不去跟随IT的发展,去让你的企业智能化,你最后一天被历史淘汰,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做泛众网,刚才刘江问我什么叫泛众网,就是把能源里的电网、天然气网和互联网耦合成一个统一的网叫泛众网。我们泛众网因为在前面我们跟IBM有很多合作,很多专家到我们公司去过,我们现在在云计算这块也有框架,也在IBM方面。我们这种泛众网还有IT还有云计算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个什么东西?我想用两句话来说。

  第一我接着刚才毛新生专家说的,现在的作为一个云计算,首先来讲虚拟化、标准化、自动化,这些是必备的,我想更要强调一点是智能。只有数字化没有智能化,时间长了变成了数字的一种纯粹的数字化的云计算,我认为对于企业用处不大。就是说作为一个云计算最重要走上智能化,这个智能化对于我们这个泛众网来讲,我们讲智能化是两点,第一点我们智能不仅仅是居于数据的智能,是居于一个智能体的智能,我们智能体就是把我们的社会、能源、信息看成一个智能体,基于这个智能体构建我们云计算的基础。有句话叫什么都是浮云,云在空间的形成是一个自组的结果,这种自组不是人,是一个一个小液滴,每一个集体行为构成了天空云,所以它的这种分配,这种资源的分配是自主的。所以什么都是浮云,对云计算加点定义,在某些定义上来说是对的。在泛众网一个水滴、一个天然气也是智能的,所以对于智能无所不在的平台。

  第二个是智能涌现。我们之所以构建信息网和能源网不是用信息来管理能源,是信息流和能源流的高度协同所产生的涌现效应,这是我们的泛众网,所以我们泛众网是提高能效,提高负效率,提高IT信息的使用效率,这是我们的云计算和我们的泛众网。

  刘江:甘总是做能源,我本人以前是搞电力自动化这一块,其实云计算一开始,大家在说的第一年的时候,说的不清楚很多人拿电力系统做比方,因为很简单,以前IT支撑对终端用户来讲,包括对于企业来讲IT使用非常方便,包括刚才进会场来说还跟毛博士讲,我们还有同事因为他用客户端收邮件,就会出现他只能在某台机子上收邮件,换台机子不会收了,类似这种IT事件非常多,大家想想电力系统发展一百多年了以后,你取电非常方便。而且你根本不知道这个电是哪一个电厂发的,哪一个发电机发的,但是我们IT离这个目标非常远。当然电力系统也在讲智能电网,他们大量把IT技术更充分应用到系统的控制和自动化里去,当然下面这个问题我刚才问的两位嘉宾李总和张总回答一下,你们开始探索云计算的时候,处于一个什么契机?为什么?以前哪方面觉得问题太大了。

  李剑峰:以前我们领导也问我们,说是不是你们人云亦云,实际上我们在业务上有很多不能实现的,比如说我们是做能源的,我们采油的用不同方式运算需求,大概我们现有的国内最快的计算机天津计算中心我们去那儿算,算好几天的时间。天和一号算一次好几天的时间,根本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往往我们这边没算出来,那边等着打井,算出来什么地方可以打井。资源量非常大。再说销售这一块,现在我们一卡在手全国加油,每个人拿一个卡,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加油。现在我们是分布的,每一个省都有一个中心,每一个省都有。这样的话,跨省的时候,它的数据都要汇集到北京来,这样不管使用效率、安全性还是运营成本上压力非常大。再说现在物资储备,我们现在已经搞了一级储备,但是现在储备的量还有10%几到20%几的量。去年去台湾,他们每年达到1%,所以是很大的差距。现在中石化中国原油大部分是我们进口的,进口原油每天十一趟油轮在公海上跑着拉油,这个油拉到哪一个码头,在哪一个码头卸,卸的时候这个码头忙着、或者仓库忙着,就要等,等一天滞期一天就要很多很多钱。包括我们财务人员,刚才说采购,我们采购从事这个行业将近几万人,台湾120几个人,所以有很多地方,如果能够通过共享,通过云的模式,能够大大降低我们的运营成本,然后减少我们的环节,提高效率,所以这个需求是非常迫切的。从哪儿做起,这个事确实是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我们做云,刚才提到了,从去年开始到今年,国外国内都跑了,包括IBM、微软我都看了,从哪儿做起我们很犹豫,因为我们很多传统业务都在线上运行,如何能够转移到云里面去?怎么转?能够不影响我们的业务,能够确保我们的生产是持续的、不间断的,这是一个很困惑的问题,另外就是标准化的问题。大家都知道,特别中石化的问题,原来是有很多企业整合起来的,每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文化,都有自己的管理和运作方式,这样的话,同一个标准去,假如说财务建立一个模式,你SAS给这个厂用,到那个厂换一种方式,业务没有标准化就不可能共享。所以我们在传统产业里面业务标准化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提出从开发测试做起,我们去年开始做的一个云,应该说从效果上还是非常成功的一个云,现在我们在运行有几百台UNS系统,还有X86的系统,我们现在逐步向移到云上去。初步移了三分之一移上去了,效果还是不错的。UNS效率提高30%左右,X86更好一点,对X86使用基本提高一倍,感觉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这里面也有很多业务的标准化问题。我们从这个地方入手,我们感觉还是不错的,体现出来云的效果,也达到了我们初步的目的。

  张强:民航看起来很风光的产业,其实是竞争最激烈的产业。去年告诉大家一个数字,全行业平均利润不到1%,大概是0.6%左右,所以任何一个转型都是需求的渠道、引进的渠道,另外需要一个技术支持,所以在民航我们好几年以前就谈论转行,借今天这个话题,重塑IT激发业务转型,这是航空公司面临的一个问题。技术这个层面航空业这一块是最早实现信息化的一个行业之一我认为是,就是很早已经实现了信息化了,我刚才说了,我们在60年代其实已经实现了主要业务操作计算机化,当然也是IBM来帮助的,我们反看一下现在咱们技术发展其实已经在支持航空实现另一个转型了,这种技术的话,我们回顾一下这个过程,人手动化、机械化、电子化、信息化,现在到了智能化了,信息化是人聘计算机的,到了智能化就是计算机聘人的。所以我们需要很多的计算,包括算法,包括数据的积累,其实这是我们在民航业在云计算这个需求的根本能源,就是要智能化的转变。

  给大家两个例子,大家可以去体会一下,就是我们民航的经济效益不是很好刚才说了,利润率很低,但是有一支独秀,有一家公司叫UPS,就是全球快递公司,它的利润率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但是我们普通的航空公司航运业务特别是中国航空公司航运业务从去年开始受到很大的挑战,几家全货运的航空公司做的非常好,后来我们研究他的模型,其实早几年就实现了IT技术的转型,实现了端对端的整合,就是这个门到另外一个门中间一个管道,他能够控制到一个终端客户,来实现对终端客户门对门的服务,是一个很好平台化运作,后面有很好的IT系统的支持,这是一家公司的例子。

  另外现在在国外也有一些公司实现转型,大家知道航空公司最基本的服务就是把大家从这边运到另一边,现在国外航空公司进行转型是机票价格很低,已经开始在飞机上卖书,通过附加服务挣钱。但是这些要求他要有一个很庞大的计算机系统整合所有合作伙伴,实现旅客全旅行资源的整合,全旅行服务的体验,就是现在航空公司实现的转型。我们总结了一下,要这样转型的话需要几个条件,第一个必须有一个核心服务,刚才UPS有货运、快递有核心服务。另外必须有流量,客户量很大,我们现在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旅客量是1.6亿到1.8亿,大家看流量很大,中国三大航像国航、南航、东航也跻身于全球十大航左右,他们旅客量是6千万到8千万。第三个有更多的参与者,就是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就是生态系统。最后肯定有一个复杂的IT系统,这是一个智能化的、自动化的IT系统支持它。所以从我们民航这个角度都是在这种技术支持下进行新兴的转型。

  刘江:张强讲的还是很有意思,昨天我们交流也有体会,其实民航这个模式,依靠提供行服务,是它的核心业务,但是刚才张强讲了,尤其是国外,国外的民航整体来讲它是不挣钱的,民航本身业务你来坐飞机是不太挣钱,但是他现在慢慢挣钱了我们其他的商务在卖其他东西,这个东西很像互联网,大家想想看,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比如说谷歌、百度大家用它的搜索比较强,他有了这个平台有了大量的业务量。今年1月还是2月国外不断有几篇引起了强大反响的文章,一篇很著名的就是原来王井公司,创始人马克 安德森他在一家主流媒体发表一篇文章,名字就叫软件正在吞噬世界。其实他讲跟张强讲的很像,像现在UPS还有沃尔马,很多传统行业的公司,内核是一个IT系统,所以实际上很多的行业我们现在面临非常多的传统行业,大家接触不同,有的行业竞争特别激烈,我原来行业利润不够了,不好赚钱了,面临要转型,有的行业可能是我还在快速成长,也许这个行业本身是赚钱的,但是对IT系统成长压力非常大。所以无论是哪一种形式,其实现在整个软件吞噬世界,包括整个环境,云计算的背景实际上是提醒我们,现在这个世界是在软件化、互联网化,我们怎么迎接这种挑战。即使你在快速成长可能不太担心利润的一个行业,但是如果你的竞争对手比你采取新技术、比你软件化网络化更快的话,你可能过几年就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这是我想今天这个话题重塑IT,IBM起这个题目一贯起的非常好,重塑IT激发商业变革,刚才张强已经举了非常生动的例子了,其实对于很多公司意义不同,有的是降低我目前的成本,提高我的系统的效率,有的可能是能更好地满足刚才业务的需求,因为原来技术、系统的现状无法满足我业务的需求,但是可能更重要的是IT可能会重塑你这个企业,可能会使你整个业务模式有更多的创新东西出来。

  张强:现在国外有比较好的航空公司有非航收入,大概在他总收入快到30%了,进行变革之后的一个很重大的一个突破,这个所谓非航收入像酒店、租车、卖书、包括卖纪念品、免税品都是非航收入的范畴。

  张强:现在全球的航空公司都在飞机上装了WIFI,这个网一铺开之后,更多的商机就会来了。

  刘江:因为大家看到很多互联网模式,FACEBOOK一上市,八年之前一个哈佛的大学生在宿舍捣鼓一个软件,八年之后上市了。我们中国因为人口多,我们很多行业和企业你的用户可能都是几千万、上亿、几亿的,但是在这方面,其实很多的新的可能没有被挖掘,但是确实要支撑几亿人通过IT系统提供更丰富的服务,IT系统的扩展性,刚才毛主任也讲了,确实有很大的挑战,不是很容易做到的。这方面IBM有没有其他的分享。

  王胜航:实际上我听完了张总和李总讲话我感触很深,因为他们讲的反应了一个心声,我们怎么把我们的数据给大家提供固有的业务整合在一起,更好实现商业价值。包括李总讲的业务需求是很强的驱动力,我们谈到做云计算业务层面是很强的驱动力。刚才李总讲了很重要的解释一个事情,做云计算只有X86,其实UNS也可以做。

 上一篇:EARLEX 阿莱思 喷涂机 光触媒喷涂机 低压第一品牌
 下一篇:“制度”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