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NEWS

168开彩网第四波疫情来袭日本奥运会再受重击…
发布时间:2021-08-05 17:39
 

  当地时间5月24日,在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不到两个月之际,美国国务院发布最高级别的“旅行警告”:“日本-第四级:不要旅行”。

  美国国务院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已统一国际旅行警告级别。美国CDC表示,由于当前日本疫情加剧,已完成新冠疫苗接种的人在日本仍有感染和传播新冠变异株的风险,应避免一切赴日旅行活动。

  截至目前,全球共151个国家和地区被美国纳入“第四级旅行警告”,包括巴西、印度、阿根廷等“疫情热点地区”。

  美国更新“旅行警告”一举,对日本而言可谓打击严重。日本一直在致力于说服本国民众及国际社会,以支持其2021年7月23日举办因疫情而推迟1年的东京奥运会。

  在日本政府“承认”的第四波新冠疫情来袭的背景下,本月中旬,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在现有的东京等主要都会区基础上,另有3个地区进入疫情紧急状态,以期在奥运会开幕前阻止疫情扩散。

  日本厚生劳动省5月24日疫情通报显示,该国累计确诊和死亡数分别为72.2万例和1.24万余例,治愈率达88%。单就数据看,日本在发达国家中仍属于抗疫较理想的。但由于感染病例连日攀升,疫苗接种率增长缓慢,传播力更强的变异株正在成为主流毒株,日本疫情存在诸多未知数。

  “新冠肺炎暴露出日本医疗行业长期存在的结构性弊端。”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日本社区医疗保健组织总裁大江茂(Shigeru Omi)称,医生、重症监护(ICU)资源短缺,医疗资源利用率低,或可能导致医疗系统崩溃,使日本深陷疫情困境。

  图片说明:2021年4月9日,日本NHK推出专题片《新冠肺炎:医院已达极限》,讨论该如何防止日本医疗体系因疫崩溃。/NHK

  确诊新冠肺炎后,日本大阪府医疗系统花了6个多小时,才为87岁的秋田静月(Shizue Akita)找到一张病床。美联社援引其儿子秋田和之(Kazuyuki Akita)言论称,这有悖于日本一贯享誉全球的“优质医疗形象”。“大阪的医疗系统崩溃了。这里就像地狱一样。”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19年数据称,日本每千人拥有病床数13.0张,在其成员国中居首位。而日本厚生劳动省5月23日数据显示,日本现有需住院治疗的新冠确诊病例约7万例。考虑到其1.2亿总人口,相当于每千人中需住院治疗数为0.0005人。

  “相较于突出的病床数量优势,新冠疫情暴发后,日本接受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疗机构数和床位数,始终不够。”《金融时报》报道。

  《日本时报》23日报道,大阪府确诊、需治疗患者达1.6万余人,病床使用率为95%。“仅14%确诊者能住院,剩余大部分人需居家隔离、治疗。有少部分重症患者被转至其他地区入院治疗。”

  中央社5月11日报道,大阪府至少有18人因未及时住院治疗而病逝。有时,急救车要开40公里,才能找到一张新冠病床。“若有人突发急症呼救,送医只能碰运气。很多时候,我们甚至连把患者好好地送到医院,都做不到。”大阪府一名匿名的急救护理人员告诉美联社,“一名危重患儿需要急救,但没有医院接收,只能在急救车上输氧。最终,没能救回来。”这或与儿童确诊数快速上升、专科医院爆满有关。截至5月19日的近4个月内,日本10岁以下新冠确诊患儿猛增4.5万人,达70,989人,占确诊总数的10.4%。

  “不仅是大阪,日本多地都存在医疗资源紧缺。药品供应商告诉我,ICU常用镇静药物丙泊酚的库存,已跌破警戒线。多地急需呼吸机。”日本大阪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院长南俊明(Toshiaki Minami)告诉《日本时报》。

  日本医疗防线失守,有多方面原因。首先,日本各级政府无权强制医疗机构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也无权要求医疗机构在短时间内增设床位。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20年1月数据,日本公立医疗机构约1600家,平均病床数为424床;私立机构6700余家,七成机构床数不足200张,多为中小型机构。此外,日本还有10万家私人诊所,病床数在20张以内。

  床位数少于100张的机构通常不设传染病科,也鲜有ICU负压病房。根据日本《医疗法》规定,医疗机构所收治的患者类型必须与其申报的诊疗资质相一致。这就意味着,不具备治疗传染病资质的医院,原则上不允许收治新冠肺炎等传染病患者。

  截至2021年1月,私立机构仅开放23%的ICU床位,用于收治新冠患者。而公立机构开放床位数超70%。“在日本约150万张医院病床中,只有不到5%被预留用于新冠肺炎治疗。这比2020年4月的不到1000张有所增加,但仍然不够。”美联社报道。

  根据OECD2019年数字,日本每千人拥有医生2.5人,低于德国的4.3人、法国的3.4人、英国的3.0人。“每个医生至少要看护5张病床。有的医生每月加班超过200小时。他们凌晨1-2点下班回家,3-4点又接到电话、赶回医院。”南俊明说。

  长期过劳,增加院内感染风险。日本护理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日本有54家医疗机构发生院内感染,至少783名医患“中招”。但和高压力高风险相伴的,是医护薪酬不增反降。

  日本厚生劳动省2019年调查显示,超七成医疗机构在赤字经营,不论公私。其中,由地方政府运营的公立机构运营惨淡,超九成呈长期赤字。“为接收4名新冠患者,我们不得不关闭含70张病床的普通内科病房,以避免院内感染。这加剧了医院的财务困境。”静冈县古贺医院称。

  共同社报道,按照日本防疫要求,一旦发生院内聚集性感染事件,医院必须关闭2-3周进行消杀。医院整体收入下降的同时,还需付出一笔巨额的消杀费用。为此,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对医院就意味着同时承担巨大的医疗和经济风险。

  为应对这一状况,日本政府于2020年6月出台《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紧急总体支援行业(医疗部分)实施方案》,要求给予收治新冠患者的传染病专家、医疗队以及医护人员等补贴。

  但这一政策收效甚微。共同社23日报道,日本国立医院工会调查显示,超过50%的受访医护考虑过辞职。而据日本护士协会2020年12月22日公布的调查,已有15%的护士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选择离职,尤其是在指定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离职率超过20%。日本约34.2%医院表示人手严重不足。在指定收治新冠患者的机构,这一情况达45.5%。

  “相较于欧美,日本的ICU系统十分脆弱。这也是个问题。”《金融时报》指出,日本每十万人拥有ICU床位数仅5张。同时,ICU急需的呼吸治疗师数量,在日本为每千张床位1人。专业人员的匮乏导致日本病床周转率偏低。《日本时报》称,有一些重症感染者的症状明显缓解后,却未得到及时评估并转出ICU。这使得ICU床位持续超负荷运转,医疗系统不堪重负。

  “2020年春夏,日本两次出现数据高峰,但都转危为安。可以说,当时日本整体反应仍然是可取的。”路透社报道。

  “我不认为感染数下降,是因为政府做了什么。”英国数字营销公司TAG驻日本代表久保明彦(Akihiko Kubo)告诉《时代》杂志,“真正有效的是日本人的生活习惯。社交隔离对日本来说不是什么新概念。日本人很少握手、拥抱或大声讲话,在拥挤的地铁鲜有交谈。”

  久保明彦称,日本政府应对新冠肺炎一直都是“慢动作”。比如,日本长年实施地方自治,赋予地方首长很高的决定权。这导致抗疫时,中央跟地方政府步调不一致。又如,日本的新冠病毒筛查仍采取“分诊制流程”,经医生申报、掌握的疑似患者,需持医生诊断、接受筛查。担忧自己是密接者的,先要致电当地保健所设置的新冠病毒特设电话,得到承认后,再去进行病毒检测。这个流程是为避免交叉感染、减轻医院负担,但问题在于,它极易漏掉无症状感染者。

  “现在形势变了。公众防疫已现疲态,年轻人感染数增长迅速。尽管政府一直很努力,但专家小组的警告,和各级政府决策之间总存在时间差。”东京大学医事社会学教授武藤香织(Muto Kaori)告诉《时代》。

  “真实情况更严峻。仅神户市,实际死亡数比官方公布的多100余例。”共同社报道,近两个月来,东京都等10个都道府县处于“第四阶段”(疫情爆发式扩大),实施“紧急事态宣言”。但一系列防疫措施并未使当地形势好转。截至5月中,大阪府每10万人新增感染数达69.9人;其次是福冈和北海道,分别是67.3人和61.5人。在关西,包括病床使用率和住院率等几乎所有指标,持续维持在“第四阶段”。除冲绳外,9个都道府县的“紧急事态宣言”有可能延长到6月20日。

  图片说明:2021年1月8日,东京,防疫工作人员手持“待在家里”的告示,行走在街头。/Anadolu

  作为日本官方疫情监控小组成员,武藤香织认为,目前急需讨论的是已延期1年、将于今年7月23日举办的东京奥运会。

  5月21日,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科茨表示,即使东京疫情仍像现在这样处于紧急状态,东京奥运会仍将如期举行。他表示,预计约1.5万名运动员(含残奥会)将参加本届奥运会。

  同日,日本首相菅义伟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进行30分钟会谈。随后,菅义伟向媒体表示,将采取万全防疫措施,举办安全、安心的奥运。他强调会阻止疫情蔓延,以守护国民生命和生活作为优先。

  “超80%的日本民众、近70%的公司,希望取消或推迟奥运会。”路透社调查称。

  日本全国医师工会警告,安全举办东京奥运会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强烈反对在全世界人民都在与新冠进行斗争的时候,举行东京奥运会。”“如果奥运会造成疫情死亡人数增加,日本将承担最大责任。”

  “2021年2月初,我写过评论文章,说明举办奥运会违背公共卫生的逻辑。现在,我还是这句话。”澳大利亚伯内特医学研究院国际卫生教授迈克尔·图尔(Michael Toole)撰文称,奥运会需接待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参赛选手、教练、媒体等。各国防疫规定不同,语言可能造成沟通障碍,都会增加防疫难度。奥运村可能成为病毒温床。

  目前,唯一宣布退出本届奥运会的是朝鲜。而疫情严重失控的印度、南非、巴西等国,将派代表参赛。这些国家正面临传播力更强的新冠变异株威胁。变异株若经由奥运选手、回到其所在国家,全球疫情走向将难以想象。

  “这可能再次改变日本疫情现状。”大阪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高须彰(Akira Takasu)表示:“应该停止奥运会。我们已经无法阻止首现于英国的变异株快速传播。接下来,我们可能要面临首现于印度的变异株大量传播。”

  日本厚生劳动省4月1日数据显示,截至3月30日,日本感染首现于英国的变异株B.1.1.7者,达千余人。感染者主要集中于大阪府、兵库县、北海道等“重疫区”。但日本各地仅对5%-10%的感染者进行病毒基因组分析,以确认是否为变异病毒,因此感染变异株的人数可能远超当前统计。据悉,日本政府正计划把变异病毒的筛检率提高到40%。

  5月23日,日本软银创始人及社长孙正义在社交媒体推特连发多条贴文,对日本在新冠疫苗接种进展缓慢的情况下继续推进东京奥运会感到困惑和担忧。“目前有超过80%的人希望推迟或取消东京奥运会。是谁以及凭借什么权力在强行推进?”

  他在周日晚些时候的推文中写道:“有传言称可能面临巨额罚款(如果取消奥运会),但如果200个国家和地区的10多万人,来到疫苗接种率落后的日本,且变异株传播开来,我认为我们可能会蒙受更多损失:生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以及失去公众的耐心。”

  图片说明:5月18日,日本民众在东京奥组委办公室外举牌抗议,要求取消奥运会。/Reuters

  国际奥组委表示,在7月奥运会开幕前,进入奥运村居住的人士至少有80%,已接种疫苗或已预约接种疫苗。

  “问题在于日本自身的接种速度非常迟缓。”路透社追踪数据称,截至5月23日,日本仅4.4%的人口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疫苗。

  5月24日,日本自卫队开始在东京和大阪运营新冠疫苗大规模接种中心,致力于在7月底前,完成所有老年人的接种。中心将持续运营到8月,包括周六日及节假日在内,每天早8点至晚8点开放,为民众接种美国莫德纳公司生产的mRNA新冠疫苗。而该款疫苗于5月21日刚刚在日本获批上市,同期获批的还有阿斯利康的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

  “即使日本在加速接种,到奥运会开幕前,也很难达成超过10%的日本民众完全接种。”迈克尔·图尔说。

  读卖新闻资深媒体人齐藤胜久(Saito Katsuhisa)撰文称,日本疫苗接种工作进展迟缓,显得格外突出。虽有国民对疫苗安全性持谨慎态度,168开彩网但也暴露出各种问题,如疫苗研发企业减少,新药审批机制不给力等。

  “近年来,日本围绕疫苗副作用问题,发生过多起要求国家和制药公司赔偿损失的诉讼。厚生劳动省之所以对新冠疫苗审批这么谨慎,就是担心以后万一出现副作用,会被人批评审批不慎。”他写道,约50年前,日本盛行研发和制造疫苗。但作为疫苗接种对象的儿童数量不断减少,再加上与疫苗接种相关的官司不断,疫苗产业逐渐衰落。特别是,传染病具有突然流行等特点,在制药企业研发出疫苗并实现商用之前,流行很可能就已经结束。因此,从事传染病疫苗研发的企业少之又少。

  2021年1月8日,日本4位诺贝尔医学与生理学奖得主发表联合声明,向日本政府提出5项要求。其中包括“对能够实现疫苗和治疗药物研发理论突破的生命科学与产学协作加大支持力度”“在保证独立性和透明性的前提下,快速推动疫苗和治疗药物的审批”。

  “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仍将持续,还有可能暴发新的全球性传染病大流行。这次的疫苗接种进展迟缓问题警示我们,日本要想用上安全性高的国产疫苗,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齐藤胜久表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302人遇难,河南省长、郑州市委书记等默哀,国务院:对失职渎职者问责!

  没有博尔特的命就别装!狂妄的牙买加女飞人提前减速,从夺冠大热到惨遭淘汰

  谷歌Pixel 6/Pro手机官宣:搭载Google Tensor芯片

  谷歌Pixel 6/Pro手机官宣:搭载Google Tensor芯片


 上一篇:168开彩网日本“白亮”(White Flash)光触媒牙膏牙
 下一篇:168开彩网办公室除甲醛诚邀企业老板快来了解!